<ins id="5576v"><option id="5576v"></option></ins>
<cite id="5576v"><noscript id="5576v"></noscript></cite>

<rp id="5576v"><nav id="5576v"><option id="5576v"></option></nav></rp>
<rt id="5576v"></rt>
<strong id="5576v"><tr id="5576v"><listing id="5576v"></listing></tr></strong>

<rp id="5576v"></rp>

    <source id="5576v"><menuitem id="5576v"><option id="5576v"></option></menuitem></source>
    <rt id="5576v"><optgroup id="5576v"></optgroup></rt>
    1. <rt id="5576v"><nav id="5576v"></nav></rt>
    2. <rp id="5576v"></rp>
      <rt id="5576v"><optgroup id="5576v"></optgroup></rt>
      <rt id="5576v"><optgroup id="5576v"></optgroup></rt>
      逍遙公子旅游網>>國外旅游資訊>>是【Korea】還是【Corea】?去韓國旅游怎能不知

      是【Korea】還是【Corea】?去韓國旅游怎能不知

      關鍵詞:korea 來源:逍遙公子旅游網
      【導讀】2002年日韓世界杯之后,韓國國內出現了要把目前的英文國號Korea改成Corea的倡導。那時候韓國足球隊的拉拉隊“紅魔”用了寫著“Forz..

      2002年日韓世界杯之后,韓國國內出現了要把目前的英文國號Korea改成Corea的倡導。那時候韓國足球隊的拉拉隊“紅魔”用了寫著“Forza,Corea”的應援棒,還有他們應援歌的歌詞也是“oh!必勝!Corea”,所以促使了大家對Korea一詞來源的留意。

      “紅魔”拉拉隊覺得,直至19世紀末,韓國的英文國號始終全是“Corea”,之后運用的“Korea”是日本帝國主義在對韓國殖民統轄期間改正來的。所以,為了清理帝國主義的殘渣和重申大韓民國的正體性和還原民族的自尊心,應當要把英文國號改回Corea。

      同一年9月,在釜山舉辦的第十四屆亞運會上,拉拉隊也運用了Corea,這給初次跨越三八線來參與國際體育競賽的朝鮮留下了深切的記憶。朝鮮在同一年12月主辦的“語言學·歷史學連合學術議論會(平壤)”和2003年的“3·1民族大會(首爾)”上都把國號一事談到了議論議程。而2003年8月21日在平壤舉辦的“為了指正國號英文標志的北南議論會”,則是對國號問題議論的高潮。

      在平壤舉辦的以國號英文標志問題(Corea or Korea)為中心的學術議論會上,朝鮮(北韓)和韓國(南韓)各有三名科學家示意了分別對國號英文標志的倡導和見解。朝鮮方面,朝鮮歷史學學會委員長及院士的許鐘浩(音譯)教授以《糾正我們國家國號的英文標記是為了守護同胞的民族尊嚴及自主權的民族史的課業》為題做了陳訴,他覺得史上國號英文標志的扭曲流程(從C到K)與日帝的朝鮮進犯深化階段是同樣的:從開始運用K的期間,到混用C和K的期間,最終到C完全滅亡的期間,就是日帝對朝鮮的進犯階段。所以,“C的命運”與民族的命運是同樣的,韓國應當用回Corea這一英文國號。

      與從歷史角度進行剖析的許鐘浩教授不一樣,金日成綜合大學文學院候補院士金永皇(音譯)教授及社會科學院語言學研究所研討士李成浩(音譯)教授則偏重于語言學方面進行了剖析。兩位教授的中心看法是,從貫用用法來看,“[K]的發音,用字母C標志的狀況要比用字母K標志的狀況多”;從歷史淵源來看,“中世紀開始,[K]的發音,用C標志的狀況的確要比用K標志的狀況多”,所以用Corea來標志才是準確的。

      韓國方面,精神文化研究院的鄭勇旭(音譯)教授(現首爾大國史學系教授)則對西洋古文獻中的國號進行了考查,他參照并剖析了明智大學LG燕巖文庫所藏的直至1925年的圖書和文獻等約700多個資料,覺得別國文獻方面從Corea成為Korea的決策性期間是1901年之后,所以可以做出日本在此轉化時侯起了引導效果的推論。

      另外,國史編纂委員會史料考察室長李尚泰(音譯)室長則以《西洋古地圖上標記的我們國家的國號》為題做了發布。他使用美國加州大學所藏的164種、首爾歷史博物館所藏的14種、和個人所藏的35種等共213種的西洋古地圖,對C和K的用法進行了剖析。按照他的剖析,1595年出現Corea的國號標志后過了148年,Korea這個國號標志才上臺。并且直至19世紀末為止,C標志有55個,K標志僅有3個。不過到了20世紀,他剖析的古地圖中沒有C標志,K標志則有兩個。關于這,他覺得這跟那時候國家被侵占主權的實際有緊密的連系。

      前成均館大學教授成大京則覺得,日帝在殖民地期間扼殺朝鮮語、轉變朝鮮人的姓和名,依此類推,在國號標志上,他們也是足夠做的出這等不好行為的。但同一時間,他也提出做學問應當要找到真真切切的先決條件,從史上實證上去證實日帝的詭計籌劃才行。

      一般而言,這一次學術議論會是韓國與朝鮮的科學家們就C-K的標志問題邁出的第一步,到會的科學家們同樣做出日帝參與國號標志的論述。不過能明白的是,全部的發布都沒有證據可以證實日帝的確參與過朝鮮的國號標志。不止這樣,有關會上的一些論述,還有科學家做出了明白的辯駁。圓光大學韓國語學系的崔景福(音譯)教授覺得國號標志的“日本控制說”僅有心證,沒有證物。運用Korea作為英文標志只是習貫。

      崔教授給出的憑證如下:古往今來,不是全部的西洋國家都運用“Corea”代指韓國,并且大韓帝國期間韓國政府也沒全運用“Corea”這一標志;除此之外,即使一開始在西方世界代指韓國用的是“Coree”或“Corea”,不過像在德國等一些國家,根據其本身的語言體系,就會用“Korea”代指韓國。所以,邏輯上,沒有不可以運用“Korea”的原因。除此之外,[K]的發音用字母C來標志更滿足用法這一說更是犯不著爭議的,一開始特殊用語的狀況不適合通常的用法,即國號是特殊的用語,不須要依照[K]的發音用字母C來標志的通常用法;之后字母C偶爾也會發[S]的音,所以在語言學上去郁悶國號的英文標志是不須要的。另外,“國號英文標志C在日帝的朝鮮進犯期間被扼殺”這種意見更是不能成立的。這點經過那時候韓國刊行的郵票紀載就能表明。1903年之前刊行的郵票大多數都運用“Korea”,1903年之后刊行的郵票則是“Coree”,“Corea”,“Korea”三者混用,因此C標志在日帝進犯期間被扼殺一說是不正確的。

      另外,還有兩個在大眾之間散布的有關日本帝國主義在殖民統轄期間強行將韓國國號改掉的說法:一個是說由于“Corea”的“C”排在“Japan”的“J”前方,因此日本為了在奧運會上比韓國先出場,有心把“Corea”改成了“Korea”,使韓國排在了日本的后頭;另外一個是說日本在1910-1945年的殖民統轄期間,把大韓國更名為“朝鮮”,并另外設置“朝鮮總督府”來管理它,使之變為大日本帝國的一部分國土,所以那段期間朝鮮總督府運用的外交文書上用的韓國英文國號既不是Corea也不是Korea,而是Chosen。

      關于這,也有科學家給以了明白的辯駁。一開始是首字母排序的問題,在1910-1945年的日帝侵占期,朝鮮半島是大日本帝國的一部分,完全沒可能作為獨立的國家參與奧運會,例如獲取1936年柏林夏天奧運會男子馬拉松項目冠軍的朝鮮半島運動員孫基禎,也是以日本代表團成員的身份加入奧運的。所以,日帝為了在奧運上比韓國先出場而把韓國的英文標志改成“K”這一說法完全是假造。

      至于日帝把大韓國的名字改成朝鮮,英文標志為“Chosen”這一說法,仁荷大學史學系李英浩(音譯)教授拿出了有力的辯駁。朝鮮初次認知自國的英文標志是在美國打算進行通商談判的流程。1880年美國政府命令海軍提督薛斐爾(Robert W.Shufeldt)在日本的調解下與朝鮮政府進行通商談判。薛斐爾經過日本外務大臣的幫忙,向朝鮮王國提交了邀約通商談判的書信,不過這封書信卻讓朝鮮政府拒收了,原因為“米國書契外封,書以大高麗,高麗即勝國國號,國號各異,設令大朝鮮書之”(李普珩,Shufeldt 提督?1880年?朝?美談判,《歷史學報》15,1961),即美國在信封外部標志的是大高麗(Great Corea),不過大高麗是朝鮮戰勝的國家,已然是衰敗的朝代,應當謄寫為大朝鮮(Great Chosen)才對。從這能發現,朝鮮政府覺得自國國號的英文標志應當是Chosen而并非從高麗王國翻譯來的Corea。最終,依照朝鮮政府主體的態度和觀點,1882年5月22日簽定的《朝美修好通商條約》上運用的是Chosen。所以,殖民期間運用Chosen的標志為日本控制一說也不破自拔。

      猜您感興趣的資訊:

      在线 自拍 国内 网友自拍视频